清遠日報——海峽那端的溫柔健筆——讀《張曉風散文精選:曉風過處》

發表時間:2019-04-21 發表人:liyong

在我國臺灣文壇,現當代以來真可謂是人才輩出,他們的作品不僅種類繁多,而且多是精品?;剮枰賦齙氖?女性作家真的是不讓須眉了,諸如我們熟知的席慕蓉、瓊瑤、張曉風、簡媜、林青霞、席絹、劉若英等等,她們的作品伴隨著幾代人的成長,我們絕大多數人都只是在電視或者照片上看到她們的樣子,但我們最美好的印象,還是停留在她們的文學作品中。其中,張曉風女士的作品在她們中間是獨樹一幟的。不光是因為她作品數量巨大,影響力巨大,年齡較大,而是因為她的作品的溫柔又剛健的特異性所在。
  《張曉風散文精選:曉風過處》是她幾十年來散文創作的集萃。這本書的選家眼光是獨到的,真的是做到了對張曉風不同時段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進行了精選??褪欽畔緄某擅鰲兜靨旱哪且歡恕?。在臺灣評論界,認為張曉風的散文藝術創作可以分為三個段落。第一段落就是以1966年她的第一本散文集《地毯的那一端》為標志,本文以一個純情少女的眼光來看世界,在她的眼中,世界是一個清澈澄碧、纖塵不染的潺潺溪流。全文展現出了一位待嫁娘婚前的喜悅,情感細膩動人,而且行文富于詩意與畫面感,且看她勾畫出的喜悅之情如何躍然紙上:“星斗清而亮,每一顆都低低地俯下頭來。溪水流著,把燈影和星光都流亂了。我忽然感到一種幸福,那樣混沌而又陶然的幸福。我從來沒有這樣親切地感受到造物的寵愛———真的,我們這樣平庸,我總覺得幸福應該給予比我們更好的人?!?br />   但張曉風如果只是沉醉于寫這些生活瑣碎事情上的話,自然還不可能成為散文大家。在此之后,她開始在內容和技巧上不斷尋求突破,開始書寫家國情懷與社會世態,融入哲理,不斷開拓。恰如潺潺的那條小溪,開始奔向了風云激蕩、愛恨交織、濁浪排空的浩淼湖泊,以散文集《愁鄉石》(1977)、《步下紅毯之后》(1979)至《你還沒有愛過》(1981)為標志,可視為由第一個段落向第二個段落的過渡和完成。恰如湖泊逐漸拓寬領域,那之前奔騰的溪水已經開始向更加壯闊的大海前行了!以《愁鄉石》為例,全文依然是詩意盎然,但融入了諸多家國情懷的思想,比起那些動輒上萬字的文化大散文,本文顯得極其短小精悍,但我們讀后絲毫沒有覺得信息量小,擁有的是意猶未盡的綿密悠長之感,是隨著作者筆端的家國之思。并且隨著她的思緒一唱三嘆———“愁鄉石響著,響一片久違的鄉音?!笨梢運?此時張曉風的文字駕馭能力已經非常純熟,并且時空格局巨大,作品的內涵外延都令人稱賞,如果她停留于此時的水平,她依然是一名令人稱道的散文家,但也必須要明確的是,她還夠不上一位擁有原創性光榮席位的散文大家。
  張曉風顯然并沒有津津樂道自己的成就,如前所述,她本來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就———1977年,她36歲那年,臺灣出版了《臺灣十大散文家選集》,她赫然在列,編者評價她:“她的作品是中國的,懷鄉的,不忘情于古典而縱情現代的,她又是極人道的?!彼暮崢粘鍪酪鵒嗣矣喙庵械墓刈?在1981年,她的第四本散文集《你還沒有愛過》出版時,余光中先生為該書作序,稱她為“亦秀亦豪、腕攜風雷”的“淋漓健筆”??梢運?從八十年代開始,張曉風的散文藝術步入了第三個階段,也是最為成熟的階段,從《再生緣》(1982)、《我在》(1984)、《從你美麗的流域》(1988)、《玉想》(1990)等開始至今的作品都可以看作這個階段。之所以說她步入第三個階段的作品才是最為成熟的,那是因為她以生存本體論的詩性闡釋為其宗旨,這是她奉獻給中國當代散文史的最大功績。
  我們用她極為家常卻又極富共鳴的《我在》來管窺一下她是如何書寫出她散文的巔峰筆意:“其實人與人之間,或為親情或為友情或為愛情,哪一種親密的情誼不是基于我在這里,剛好,你也在這里的前提?一切的愛,不就是‘同在’的緣分嗎?就連神明,其所以為神明,也無非由于‘昔在、今在、恒在’,以及‘無所不在’的特質。而身為一個人,我對自己‘只能出現于這個時間和空間’的局限感到另一種可貴……而我是此時此際此山水中的有情和有覺?!比綣ツ謎餉匆歡緯隼?乍一看感覺非常的哲學思辨,實際上作者是將非常接地氣的日常故事融入其中講述的,因而我們讀來絲毫不感到學究氣,而是感覺在聽一位生活導師在循循善誘一樣,我們樂于聽,并真的愿意按照她說的那么去想那么去做。

  張曉風已經年過七旬了,恰如本文最初所說,寶島臺灣真的是人才輩出,因為就連如此高齡的張老師,都已經成為臺灣第三代的散文家了。真的還是要感激這本精選集的編者,他們從張老師浩如煙海的文集中遴選出來了她三個創作階段的精華,讓我們在海峽那端曉風老師溫柔卻又剛健的筆觸中,聆聽我們共同的心跳。


來源:清遠日報2019年4月21日

//epaper.qyrb.com:7777/content/20190421/ArticelA02003FM.htm